墨家矩子。

帅得惊天地泣鬼神。
很忙 不更。

真的..是真的....(抹泪

白玉为何物:

倘若你写八万字的小说,你至少得做二十五万次决定,不光是决定情节的提纲,谁生谁死,谁会陷于情网谁会背信弃义,谁会发迹谁会干蠢事出丑,人物的名字和面貌,习惯和职业,章节划分,书的名称(这些是最为简单最为一般的决定),不光决定叙述什么粉饰什么,谁先谁后,什么要详细说明什么间接提起(这也是相当一般的决定),而且你还要做数以千计较为细微的决定,比如,那一段倒数第三句是写“蓝”还是“微蓝”,或许该是“淡蓝”?或者“天蓝”?或者“品蓝”?或者确实是“灰蓝”?灰蓝这个词可不可以放到句首,还是只能在句尾才可以出彩?或者放在句子中间?或者它只能用在由许多从句组...

吃葡萄皮不吐葡萄吐象牙的都不是好人

只是突发奇想 非常烂的一个梗 最近的。
还请各位姑娘轻点儿打 我发誓我不是路黑。
设定是自己写的半拟人 世界观是自己写的天红的那个背景 在此不多介绍 还请自己去动手翻一翻吧

路障生在赛星偏北,那儿鲜少得到主恒星的照耀,气候相对来说也较冷。
赛博坦当年全球都正火热朝天的推行科技进化,就在那时起,一种生物随之变异,叫“铁屑虫”。
说是铁屑虫,其实它不是吃铁。它是不仅吃铁,还咬人。它原本生长在赛星南方的一种小虫子,随海而生,靠吃海底的生物生存。
本来是对赛星人构不成威胁,直到推行全球科技化的那一赛星月后。
新闻不断报道了铁屑虫咬人的事件,它不是独居,是群居的,一上来就是一群来咬,咬得TF都痛不欲生。
因此有段时...

感觉不写篇BABB拆对不起自己。

我宿舍楼前有一棵树。
南方小城镇,四季如春,绿树长青是常事,种北方的落叶阔叶树是很少见的。而这棵种在门前的树,恰好与众不同。
今日已是一月上旬,平日里匆匆忙忙,贪黑起早,朝五晚九;事情一多便忘记身边的风景,哪怕改变就在眼前,也不曾多注意过一眼。
其实在很久之前,我还未拖上满是毛衣的行李箱,还未扛来厚重暖和的棉被,还未穿上冬季大衣;那时的我,着两件轻薄夏装,我只身单薄走出走廊。耳畔是初秋微风,鼻息随之更替,腔内是余夏残留的味道。抬眼瞧,天际那红得透紫的朝霞,晨阳便藏在远处厚云后边,金色光照沿云层轮廓边四射,羽化登仙,朦胧恍惚。
楼下的值日生正“刷拉——刷拉——”的扫地,我闻声望去,他们拖着扫帚,带着睡意...

最后的纪念。

39年版巴黎圣母院的爱斯梅拉达
摸鱼只摸个头(

"I"

阴沉。

雨点落在黑伞的声音谱成一首送别曲,女人隐忍的哭声,男人压低音量的安慰声,我沉重的呼吸声,牧师祷告送别的辞词,为曲子加入伴奏,补上歌词,添上演唱者。

女人撒下的黑纱隐约遮掩苍白的脸,却遮不住似烈焰的口红色,红唇轻抿,泪水从微红的眼角里溢出,脸颊上透明水痕光影若现,泪珠映出身前黑色的棺材,湛蓝的眼眸投影灰暗的天,晶莹剔透的蓝色中下着灰色的雨。

我手撑黑伞,手腕系黑丝,金属手表借天空的灰暗泛着冷光,秒针静缓走动,脚下雨滴溅起,水花带上泥泞泥土迸在我的黑皮鞋上,积水反射出我的模糊人影,昏沉,阴暗;正如往常又异样反常,完好无损却千疮百孔,天衣无缝但破绽百出。

我抬眼,透过黑压压的西装,女人的黑纱长裙,雨...

今天爸爸不在家(下)

*OOC

*世界不统一,亲情向

*年龄操纵,大米设定为满两周岁

*(下)有些少是因为本来就是短篇文,(上)是考前写,(下)是考后写

*其实,这是一个超长反射弧的生贺(骗人


管家回来时韦恩庄园里的客厅一团糟,他很生气,管家生气起来能和布鲁斯开家庭会议的气氛媲美。潘尼沃斯管家飙升着血压找到了三(四)个胡闹的少爷,并且就地教训起来。

“少爷们,如果你们想让我因为高血压而昏在医院里,我的血压说没问题。”

“瞧瞧客厅,是想告诉我‘小鸟就该住鸟巢’吗?”

“没有被扣零花钱的束缚,就不担心捣乱的后果了对吧?”

气氛凝固,没人敢反驳生气的老管家,少爷们低着头内心惭愧,唯有小达米安在迪克怀里乐得拍手,咯咯笑着大喊“小鸟!...

今天爸爸不在家(上)

*只是借用名字,并不是万恶之源(。

*OOC,OOC,OOC

*世界线不统一,只是写来玩玩,亲情向,含有【Kontim】,达米安设定刚满两周岁,注意避雷


“布鲁斯老爷,您该起床了。您睡了三个五分钟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一分钟……”

“您已经睡掉了一半的冲澡时间,如果您想继续睡下去,您大可以穿着睡衣去参加董事会。”

裹在被子里的人蠕动了两下,最终停止睡意的挣扎掀开了被子,睡眼惺忪地将头发往后捋,“可以的话我真的会这么干。”

“噢,睡衣董事会,您可真时髦。”管家毫不惊奇地道,“热水已经帮您放好了,我会帮您去热好早餐。”


布鲁斯喝下最后一口热牛奶,折起翻阅完毕的报纸,“阿福,达米安还在睡吗?”一旁的管家...

摸鱼。

©墨家矩子。 | Powered by LOFTER